服装效果图_服装行业新闻动态_陆玲服装网

陆玲服装网时尚频道是面向高端时尚人士、爱美时尚女性、时尚明星提供最新潮流时尚服饰服装搭配、风尚奢华时装、2018奢侈品趋势资讯的时尚门户媒体。

您的位置:服装效果图_服装行业新闻动态_陆玲服装网 > 服装头条 > 上海时装周有一群服装设计师用新路子发布时装

上海时装周有一群服装设计师用新路子发布时装

发布时间:2020-01-12 05:27编辑:服装头条浏览(157)

    LABELHOOD第一日设计师王天墨的发布现场 文中图片来源:LABELHOOD 牵着孩子,穿梭在弯折的铝柱子间,路过一个个被精心造型过的真人和假人模特,张青在品牌MARCHEN的秀场里一步步走着,认真又小心。绕了一圈后,她和孩子停下了脚步,然后静静地站在远点的角落又看了好一会儿,最后直到给每一件设计都拍了很多张照片才心满意足地离开。 这个全职妈妈从没想过自己会用这样的方式观看一场时装秀,这和她印象中坐在T台两侧当观众,看模特依次走过的时装秀太不一样了。 我离模特好近,看得很清楚,我甚至还摸了摸衣服,感觉很有趣,但是我都不知道是不是可以走得那么近。她说,像我这样的外行,真的没有这样的经验。 准确地说,张青看的不是秀,而是上海时装周新推出的发布平台LABELHOOD的其中一场服装演示(presentation),主办会场在外滩源真光大楼。 这种形式最大的特点是设计师能更自由地设计发布流程、布置发布场地;模特能在原地静止停留,和观众互动;模特的出场次数也不止一次,方便先来后到的人随时可以入观看。 服装演示的形式让观众可以近距离的看设计,甚至触摸设计。图片来自品牌BABYGHOST的发布现场。 在伦敦或是巴黎,服装演示已经是一种被观众广泛认可和接受的时装发布方式,但在中国,它还算是件新鲜事。 LABELHOOD是我们做的一个尝试,是一个只采用presentation(服装演示)形式的发布平台,我们觉得这个形式非常适合年轻人。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对记者表示。根据上海时装周组委给出的定位,LABELHOOD会是一个先锋设计presentation发布平台,与位于上海新天地太平湖的上海时装周T台秀发布平台形成互补。 这一季的LABELHOOD在4月9日到4月11日的3天时间里共举办了12场服装演示。与吕晓磊所提到的非常适合年轻人的观点契合,参与此次发布的设计师和品牌大多非常年轻,其中有几位甚至才刚刚发布自己的第一、二个系列。 就像当年的安特卫普六君子走红是因为租了一辆卡车连衣带人颠簸去了伦敦时装周秀场外,自编自导了一场另类时装秀,新人设计师们想要一鸣惊人也需要一个契机。这时候,通过一次自编自导的服装演示来出奇制胜显然算是个好主意。 这次的栋梁一日也放在了LABELHOOD来做,因为我们也觉得服装演示的形式更适合我们要推的这些非常新的独立设计师。买手店栋梁联合创始人Tasha Liu说。栋梁一日是栋梁每一季为部分中国独立设计师提供的联合发布平台。事实上,在2015年9月进行的2016春夏时装发布时,栋梁已经在上海K11购物中心办过一次以服装演示为主要形式的一日活动。 设计本身、场地布置、流程设计、观众配合,一场服装演示想要一鸣惊人需要多方面的努力。图片来自王海震发布现场。 除了机会少,资历尚浅的设计师一般还不会拥有太多的资源,其中最吃紧的就是钱。 服装演示的成本(和T台秀比)会低很多,做一场T台秀费用非常高。对于设计师,尤其是独立设计师而言,服装演示更经济实惠。曾在伦敦时装周有过T台秀经验的设计师王海震在自己位于LABELHOOD的演示结束后对记者说。 当然,不论是办T台秀还是服装演示,设计师们都可以为了追求炫丽的效果而付出高昂的代价。但如果将两种形式的标准配置进行比较,服装演示的花销一定远远低于T台秀动辄十几万的成本——抛开官方秀场租用费用到底有多高这些不易求证的信息不说,最显而易见的就是服装演示通常情况下需要用到的模特更少,这就能为设计师省下不小的一笔钱。 王海震,还有同样参与了这一季LABELHOOD的王天墨、MUSHROOM SONG、郭一然天、FENGYI TAN等都只启用了个位数的模特。由于LABELHOOD的服装演示时长在40分钟到一小时之间,所以即使模特数量少,完整系列的展示也可以通过模特多次换装而实现。 动静结合是LABELHOOD平台推广的服装演示形式的特点。图片来自品牌WMWM发布现场。 这样的成本控制建立在服装演示的高灵活度上。而这种形式在流程策划上同样高的灵活度还能弥补新人设计师在宣发渠道上的劣势。 在主办方的建议之下,LABELHOOD的参展演示均采用动静结合的方式,即动态走秀搭配静态展示。这样一来,比起传统走秀,设计师的服装有了更多停留在观众面前的机会,而在社交网络时代这意味着,设计有了更多被拍照然后获得二次曝光和大众传播的机会。 对于品牌而言,服装演示可以留下更多照片,因此可以得到很多社交网络的传播,这不光是指衣服,也指设计师本人的,甚至还有参与其中的观众的。王天墨说道。王天墨对于使用社交网络来宣发设计、本人以及品牌颇有经验,就在不久前她还在位于家乡辽宁锦州的工作室里用网络直播的方式发布了2016秋冬的新设计。 LABELHOOD让两位设计师在同一时间段进行演示的策划也拓宽了设计师们的宣发渠道,因为设计师,尤其是新人设计师们各自的宣发就此形成了协同效应。 我觉得把两个设计师安排在一起,是可以形成一种资源互换的,就像原本是专程来看海震的观众也可以顺道来看看我的设计一样。与王海震同一时段进行演示的设计师周晓雯说,对于观众,特别是那些大老远赶来的观众来说,一次能看两场发布也更值得,对吧? 服装演示似乎更能适应社交网络时代的需求。 周晓雯说的后半句话多少体现了这一代设计师对于观众体验的重视。一方面,当观众大多数都是业内专业人士时,一个好的体验可以转化为好的口碑,因此注重体验其实质是为了建立和提升自己和品牌在业内的名声和地位。 而当LABELHOOD这样的平台通过网络招募引入更多非业内观众后,一个现在收获了良好观秀体验的观众也许不久后就会成为品牌忠实的顾客——当国际大时装屋都纷纷开始尝试即秀即卖,没有人会怀疑秀场和商场之间的距离正在飞速缩短的事实。 根据LABELHOOD方面提供的数据和分析,在这一季约21600万名观众中,专业观众和非专业观众的人数比例约为8比2,其中非专业观众多在预约申请理由中填上了诸如喜欢XXX设计师、曾买过XXX上几季的设计等能表现自己对中国设计师支持和喜爱的语句,因此吕晓磊还给出了观众素质高的评价。 但观众群体的扩容也为主办方和设计师在统筹和营造好体验的方面带去了更大的挑战。比如,如何解决人太多时,观众和服装与设计师的互动变得不太方便的问题。此外,由于没有了阶梯式的座椅,观众都只能站立在同一高度的地面上,造成后到的观众视线几乎被前排的观众挡住。 我们现在想到的是,下一季时,我们要将专业观众和非专业观众分流,在不同的场次安排不同的观众入场。这样既保证了观看效果,又能进一步增加非专业观众的入场名额。吕晓磊说道。而在本季LABELHOOD进入第二天时,品牌FFIXXED STUDIOS的场地已经布置起了两排长条凳供早到的观众就座,为后排的观众扫清了视线障碍。 如何处理人气爆棚带来的负面影响对于主办方和设计师都是考验。图片来自FIXXED STUDIOS发布现场。 不过,不是所有问题都能预先找到解决方案。 在满足设计师自由设想的同时,服装演示也为设计师埋下了不少无法拆除的地雷——时间控制、现场互动、流程推进都有可能出现临场发挥的问题,毕竟不论是主办方和设计师都无法准确估计和控制观众的现场反应。 而更本质的问题是服装演示的形式缺少T台秀惯有的仪式感,因此很难让观众对于设计本身形成专注力。 在采访中,多位设计师不约而同地使用了高高在上来形容T台秀给人留下的印象。可正是因为高,观众才会更珍惜在秀场看秀的十五分钟,因此对于设计会产生更高的关注。而环境更为轻松随意的服装演示,不仅缺少了这种正式的感觉,还有太多的干扰来分散观众的注意力,包括装置布置、茶歇餐饮、甚至是其他观众的穿梭游走。 每一种模式肯定都是与利有弊的。我会觉得说,对于独立设计师而言,如果想把理想中的东西表达到最好,那么在现实情况没那么有利的时候,服装演示是性价比最高的了。郭一然天说。 来源:界面

    本文由服装效果图_服装行业新闻动态_陆玲服装网发布于服装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上海时装周有一群服装设计师用新路子发布时装

    关键词: 服装头条